top of page

移民的兒子 - 社工分享 (郭先生)

Updated: Apr 30, 2022

一個將面對兒子移民的非同住爸爸在我面前細說心底話:

「都預期最差既情況係佢地過到去(英國)就維持唔到視像探視。」

「我今次既放開, 起碼比佢地知道爸爸嘗試用另一種方法去處理。」

「剛才見到佢地, 我都同佢地講: 爸爸以前對唔住你地。」

「我都相信日後佢地大個會有唔同既想法, 我宜家咁做 (容許他們移居英國) 可能比佢地有個機會日後可以返香港搵返我呢個爸爸。」

爸爸對上一次親眼見兩子已經是4-5年前,這幾年來,父母不斷在法律程序上周旋。

來到童心圓,雖然未能成功在中心落實到探視。但爸爸喺童心圓接觸到處理佢與子既關係可以行另一條路徑;爸爸喺共享親職小組中除左明白更多共親職間的溝通方式,離異孩子的反應以外,更大得益係爸爸可以在一個安心的環境下與同路人分享及得到支持。

雖然爸爸都未能如法令般可以順利在童心圓安排定期見兒子,不過他能夠接受不再用法律方法去處理由前配偶提出兒子移英一事,爸爸意識到再去用盡方法去「爭取」其實只會弄巧成拙,反而佢既「放開」係為他自己及與兒子惡劣的關係「鬆綁」。

童心圓同工並不是神仙能夠化解到多年來家庭關係中的扭結,使每個服務使用者能如願以償;但童心圓卻為服務使用者提供一處安心的地方,重新檢視一下在糾結的路上嘗試找出其他出路。

最終,乘著新年將至並經過不斷的協調下,這位爸爸有機會為兒子送上新年利是,並拍下一張珍貴合照。


13 views0 comments
bottom of page